短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走进我们国家的司法院,恍如身处耍蛇人的乐 [复制链接]

1#
北京市中科医院 https://yyk.39.net/bj/zhuanke/89ac7.html

《拉美人民的道路》“文化生活集体”(洪都拉斯)作于年

亲爱的朋友们:

三大洲社会研究所向您问好。

年3月21日星期天晚上,在洪都拉斯科尔特斯省圣安东尼奥市附近,当41岁的胡安·卡洛斯·塞罗斯·埃斯卡兰特从母亲家走回他位于新格拉纳达村的家时,几名持枪歹徒堵住了他的去路。歹徒在一座天主教堂前,在他的孩子们面前开枪打死了这位族群联盟的领导人。在枪杀现场发现了40发子弹。

全国原住民平台的豪尔赫·瓦斯奎兹称,胡安·卡洛斯·塞罗斯曾因领导伦卡人保卫土地的斗争而受到恐吓。瓦斯奎兹说:卡洛斯·塞罗斯“是因为我们所做的工作”而被害的。凶手无一人被捕。

两周半后的4月6日,罗伯托·大卫·卡斯蒂略·梅西亚走进洪都拉斯首都特古西加尔巴的最高法院。卡斯蒂略是能源开发股份公司的前总裁,该公司负责瓜尔喀切河上的阿瓜扎卡水坝项目。他被控为年暗杀“洪都拉斯大众和原住民组织公民委员会”领导人贝塔·卡塞雷斯的主谋。次日,法庭应辩方请求第四次批准推迟审判。

在审判被推迟之前,贝塔及家人的代表律师团队出示了新证据,证实阿塔拉·扎布拉家族涉及一个更大的阴谋。律师提交的文件证实,能源开发股份公司曾向中美洲电力能源股份公司支付过一笔.4万美元的款项。这笔钱由能源开发股份公司首席财务官丹尼尔·阿塔拉·米德斯转给大卫·卡斯蒂略,卡斯蒂略随后将这笔钱付给指挥暗杀贝塔行动的军官道格拉斯·布斯蒂洛。

年,能源开发股份公司未与伦卡族商量就开工建设水电站大坝,而伦卡族视瓜尔克切河为神圣的公共资源。贝塔·卡塞雷斯反对修建阿瓜扎尔卡水坝,捍卫伦卡人的土地。正如瓦斯奎兹对于卡洛斯·塞罗斯被害事件的评论,贝塔也是因为她所做的工作遭到杀害的。贝塔的家人则说,贝塔是死于由大坝项目金主之一阿塔拉·扎布拉家族参与的阴谋。阿塔拉·扎布拉家族企业蓝花楹投资公司不顾贝塔的多次请愿,从荷兰发展金融公司、芬兰工业合作基金、中美洲经济一体化银行(多边发展机构)筹得资金。

年,洪都拉斯特古西加尔巴。贝塔的女儿贝莎和劳拉在“文化生活集体”创作的壁画前。

贝塔·卡塞雷斯的女儿贝莎·祖尼加·卡塞雷斯告诉我:“我们现在特别茫然,洪都拉斯的司法系统从来都不在乎这事。”她所说的“这事”与能源开发股份公司及其高管扮演的角色有关。当局在包庇阿塔拉·扎布拉家族以及企图与其共谋掩盖真相的执政党。

年,美国政府撺掇洪都拉斯的寡头集团对曼努埃尔·塞拉亚的左翼政府发动了政变。此后,洪都拉斯一直由极右翼的国民党执政,该党现任领袖、洪都拉斯总统为胡安·奥兰多·埃尔南德斯。贝塔·卡塞雷斯遇害后,埃尔南德斯总统手下的安全部长胡立安·帕切科·蒂诺科写信给阿塔拉·扎布拉家族的首脑之一、能源开发股份公司董事佩德罗·阿塔拉·扎布拉。他向佩德罗及其家人打包票,政府不会严肃追究此案,表示可将此案视作“激情犯罪”。贝莎告诉我:“军队和公司的行动都不是孤立的。”她说:“我们在洪都拉斯所受到的独裁统治,其本质就是经济与军事两个权力中心相互呼应。”

本周,三大洲社会研究所发表了一期汇编文章,主题为洪都拉斯年政变及埃尔南德斯政权。该汇编认为,这些事态进展造成了一种有罪不罚的风气,阿塔拉·扎布拉家族之流的权贵可以对贝塔·卡塞雷斯、卡洛斯·塞罗斯这样的群众领袖、捍卫洪都拉斯全体人民尊严和土地的勇士实施阶级暴力却能逍遥法外。我们与洪都拉斯大众和原住民组织公民委员会和《人民之声》(PeoplesDispatch)合作进行研究并编写了该汇编,在此特别感谢佐伊·亚历山德拉。该汇编名为《可悲的国度:洪都拉斯正遭到里里外外的蚕食》(PitytheNation:HondurasIsBeingEatenFromwithinandwithout),分为三部分:

(1)第一部分详细介绍了年政变的情况。该政变得到了总统奥巴马、国务卿希拉里领导下的美国政府的授意。

(2)第二部分揭示了政变后上台的政权所滋生的极右恐怖体系。该政权在贩毒集团的触角颇长。

(3)第三部分介绍了洪都拉斯左翼人士广受攻击的三个事例:贝塔遭暗杀、工会受打压、年7月加里富纳人的首领被迫失踪。

第三部分的最后引用了洪都拉斯黑人兄弟会领导人米利亚姆?米兰达的一段话:“我们厌倦了洪都拉斯政府的谎言。[政府报告]没有实质内容。他们不为我们说话,拿我们加里富纳人当笑话。我们不需要谎言,我们需要真相。我们希望这个国家更重视生命的价值。我们必须开辟新道路,我们将继续斗争,让梦想成真。”

罗伯托·索萨

在洪都拉斯的约罗地区,当地人会讲述“鱼雨”的传说,他们每逢雨季会举办鱼雨节。他们祈望像鱼雨这样的奇迹能解救人民的饥馑之苦。洪都拉斯著名诗人罗伯托·索萨(-年)生于约罗,却不相信这种奇迹,而是推崇人民和左派的政治理想。年,他出版了卓越诗集《穷人》(Lospobres),并获得阿多尼斯奖。本期新闻稿的标题就出自该诗集中的《司法院》一诗。现节选如下:

走进

我们国家的

司法院

恍如身处

耍蛇人的

乐园

….

冷面法官

大谈清正廉洁

却语含杀气

似刀光

寒气

逼人

处境局促的受害者

霎那间体会了恐惧

罗伯托·索萨的诗句“走进我们国家的司法院,恍如身处耍蛇人的乐园”,在年政变之后不久,在后来的岁月中被频频引用。政变发生后,索萨说,洪都拉斯已经“变成了铁窗之国”。“整个国家如今处处皆兵。”索萨如是说。不过,令他深感慰藉的是,“通过示威活动抗议政变政府的有规模、有组织的抵抗运动从未停止、绝不退却。”

时至今日我们也不能退却,洪都拉斯人民绝不退却!

热忱地,Vijay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